其实实在是有点迷惑人生的方向了

从种种作死毁掉宜儿以后,自己的生活也失去了方向和目标,以后到底要和谁、在哪里、做什么,这种非常现实的事项都已经想过很多次,然而却有一些颇为纠结的事项混在里面。

不知道以后人生的路怎么走,是一种巨大的折磨,我也21了,对决定方向来说,年纪也不算小了,离我在那一段时间万念俱灰之时给自己定的要活到45岁以后的目标也已经快有一半了,其实不用说我人生态度消极,没有经历过那些的人不会懂我的感受,如果一定要用父母来比较的话,是没办法比的,因为完全不合适。父母之于自己,的确是很重要的人,但是呢,其实父母在自己的一生中只占了前半部分,自己在父母的一生中只占了后半部分,人类就是这样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父母在人生的道中,邂逅了自己的下一代,自己的未来,把自己的全部倾注进去,然后在下一代能独当一面后默默地老去。所以呢,一个人和自己父母在时间上的交集算是前半生,其实仔细思考后就会有终将有一天要送别父母的觉悟的,真的到了那一天的话,就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撕心裂肺吧。

属于自己的生命中真正的很重要的部分其实是自己的妻子吧,毕竟是要陪伴自己度过一半以上时光的存在,也是遇到各种问题,要做各种决策之时,能帮到自己,能真正相互支持的唯一存在。所以对于一个非独身主义者来说,寻找到自己的人生伴侣算是人生规划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了吧。当自己无限憧憬并认定是正解的那一位如果突然离自己而去的话,这种可以说是对未来的毁灭性的打击了。

曾经我坚信我已经找到了,现在也是。人心是一种很暧昧不清的存在,有时候很难用道理去说清楚。也规划了很多种可能的未来。一切破灭以后,又不得不重新考虑整个问题。

基于我的专业和现有技能,以后基本是去IT行业了,然后,基于对国内政治经济文化环境的反感,有出国工作的意向,去日本安安稳稳地当一介社畜过完这一生也就算结束了。然而一旦出国,基本上原有的人际关系就断了,重新建立起的人际关系网在短短数年内发展出适合自己的人生伴侣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且,无论什么状况,现在的我有一个一定会面对的问题。就是我的这一段,虽然不能说是任何一个个体的直接责任,但是对于我还是一个很难去决断的问题,我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做到放下这段故事谈笑风生。如果遇到了似乎有可能的人选,是要完整地坦白这一段呢,还是要重新开始,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如果是后者的话,我想,我自己憋着这样的一段故事,想必应该是要抑郁然后绝对活不过三十岁的。如果是前者的话,估计没有那个女孩子能够接受得了突然听到这个故事并容忍我心里那永远变不了的一角。我完全无法想象能有如此宽阔胸怀的人类。

如此一来的话,如果有可能的话,只能是在我原有的人际圈中了解我这一段故事的人了吧,其实倒也不是没有,很久以来的一位,算到如今约有九年了吧,原本其实是可以有点故事的,只是我那时不够果断不够勇敢吧,后来在无意的交谈中也是得到了本人证实。说来也是讽刺,如果当年能够勇敢一点的话,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包括现在的这些思考。常常说的造化弄人也就是这样吧。在我的故事结束前的一天,她自己的故事开始了,不得不说算是命运吧。我的故事结束以后,早已经筋疲力尽再也无心去从头开始栽培一棵新的大树,开始躲避现实,用不断地写代码来麻痹自己。夜深人静,从代码中回过神来,那份失落却还是无法散去。

想到数周前,我和我现在工作的公司的老板一起散步的时候,装作无意的问在他的观念中,从开头在一起的人最后走到一起的可能性有多少,他马上给了我‘几乎为0’的答案,听到这个答案时,我不知道我该处于一种怎样的心理状态中,是觉得无限的讽刺呢(我的这个故事就是个例子),是稍感安慰呢(她的故事很可能也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可能还会有最后的机会抓住当年没有抓住的未来),还是担忧与绝望呢(一定意义上说,我当年的错过也算一个例子)。整个心是乱的。

我在人生方向和情感走向上算是一个非常中规中矩而且比较保守的人,从一开始,我不断在观望的就是那样一个走过一生的人,我的一段也是唯一一段感情,从开始就是当做唯一一段去经营的,然而结果是给人相当打击的。即使如此,我的观念仍然没有改变过,一直以度过一生这一标准对待可能的感情(如果有的话)。

关于工作,其实倒是不会很虚,毕业以后,无论是文凭还是能力,提供自己以及可能的一个家庭正常的生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然后问题就是,到底要在国内还是去日本。前者的话,其实除了某些未了的羁绊之外已经没有任何让我留恋的东西了,后者的话,后半生很可能会在无尽的孤独与空虚中度过(虽然这种情况下后半生并不会很长)。

接着就是这所谓的‘羁绊’了,出于自身状况的考虑和心中意志的挖掘,还是觉得如果有可能再次抓住那一次机会的话,将会拥有比较好的结局,作为一个失去过一切的人,自然知道怎么去珍惜。对自身的能力,我还是相当有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的。要说这种心态的话,说粗一点就是所谓的‘备胎’心态,不过,爱怎么定义就这么定义吧,得到过想要的一切也失去过这些的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立场去抱怨任何东西,这些名誉上的东西对我来说其实就是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有这样一个原原本本了解我的过去、能够接受这样的我、又能心意相通的人,岂非我充满黑暗和罪而且伤痕累累的人生中少有的幸运么?还有什么奢求的~

我很喜欢唯一一个华语女歌手是金莎,对她的很多歌我都能引发特别的共鸣,甚至很多时候觉得有自己的影子在里面。我很久以前认定的本命歌曲《星月神话》《梦千年之恋》,从没有过切身经历却又有着强烈的未知来源的共鸣,现在回过头来看,最喜欢的经常抄下来的那些歌词,真是一句句可怕的预言。

现在的心态,也可以借用她的一首歌的一部分,也是从很久以前就喜欢的:

我不怕别人流言蜚语
我只怕 花光勇气

我现在是这么想的,等毕业之时,不管任何情况,直接表达自己的所有想法,如果被接受,就因着这份羁绊留在南京找一份工作扎根下来,如果不被接受,就离开这里,漂泊异国他乡吧~

也愿宜儿能够想开吧,不要有被抛弃的错觉,无论何种发展走向,心里的一部分,永远都是属于你的。

 

4 thoughts on “其实实在是有点迷惑人生的方向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